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费家村----老费的三角梅花园

科学、民主、竞争是科技和社会进步的法宝

 
 
 

日志

 
 

举报人死后:2名相关人蹊跷死亡  

2008-05-24 11:17:26|  分类: 国内话题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阜阳举报人之死背后:另2名相关人蹊跷死亡

  2008年3月13日,安徽阜阳豪华办公楼举报人李国福在监狱医院“自缢身亡”,但家属对此说法不认同。3月14日,相关人士吴邦林的尸体被发现,之前他已失踪3个月,他的妻子在他失踪前身亡。 

           

举报人李国福之死

3月13日凌晨4时55分,李国福在安徽省第一监狱医院“自缢身亡”,这份死亡鉴定书上有3个红色印章,没有一个人签字。

8个小时后,中午2点左右,死亡的消息被告之李的家属,当天下午3点左右,李的爱人袁爱平及7个子女来到医院,家属们对“自缢身亡”的说法不认同,要求查看死亡现场和尸体。

死者家属转述现场监控录像内容说,13日凌晨4时许,李国福起床,摸索着撕了手纸,拿了钥匙,神态安静地走出二楼病房。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李国福自杀的第一发现者是同室汪姓犯人,他半夜醒来后不见李国福,以为他上卫生间,但十多分钟后仍不见回来,于是就下楼寻找。

当时一楼通向厕所的铁门仍然锁着,他看见楼梯后的铁栅栏前模模糊糊站着一个人,就问,“老李,你在那里干啥?”对方没有回音,他走到跟前发现李国福上吊了,身体还有温热。

在李国福的病历和死亡鉴定书上,第一发现人被隐去,只简化为“被人发现”和“被发现”。家属发现,铁门的高度只有170厘米,而李国福的身高就有180厘米。更令家属疑惑的是,如果是用绳子上吊的,那么监狱医院里的绳子是哪里来的呢?李国福双目已经失明,他是如何选择地点自杀的呢?

第二天上午,家人在阜阳市殡仪馆查看了李国福的尸体。“胸部和背部都有青紫色块。双目和嘴巴都是闭着,要是上吊死的不可能会这样。脖子两侧有明显的勒痕,喉结处的反而淡一些。”

院方提供的病历记录显示,2月13日至3月12日,主治医生张守海的全部8次查房记录均有类似“病情稳定,无特殊不适主诉”的记载。

李国福退休前曾任阜阳市泉北贸易区经贸发展局局长兼安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皖西北商贸城开发建设指挥部成员。

占地780亩的皖西北商贸城开发是现任阜阳市颖泉区区委书记张治安的主要政绩之一,亦有李国福之功。退休后,李国福多次上北京举报商贸城建设中及颖泉区委书记张治安的种种违法违规行为。

危险的行动

家人最后一次见到李国福是2007年8月26日,阜阳当天最高气温达34度。清晨6点多,李乘火车从北京回来,他的四女婿张俊豪开车去火车站接他。

在他的家人看来,这是一次危险的行动。种种迹象表明,检察机关已经对李国福“布下天罗地网”。在26日的前几天,检察院的人就告诉李国福的儿子,让他爸回来。

从当时的细节来看,李国福已经意识到了回来的危险性。他的妻子袁爱平回忆:“他在家没搁几分钟,拿了换洗衣服,还有小孩的证件,就对我说,咱上阜阳去吧,家里吃饭不方便。”袁爱平鞋子都没来得及换就坐上车走了。

吃完早餐后,给汽车加了油,他让女婿专门买了两张手机号码卡。这次,他准备仍回北京,在车上他跟袁爱平说:我这回要上北京,跪在天安门广场上告状,头顶状纸。

对于这次李回来的原因,袁爱平觉得最重要的事是取一个已经电话确认的收条,和取2万元钱让袁爱平给商贸城的一个人。

而一位知情人透露,这只是表面现象,李国福之所以敢回来,是因为他得到准确的消息,他的事情不大。他分析,“这也可能是有人故意引诱他回来。”

危险就在几小时后出现。他们的车一路往南开,正要离开阜阳市的地盘,在颖上县南照镇附近时,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横挡在他们的车前面,阜阳市颖泉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郑涛从车里出来,“别跑。”

李国福对袁爱平说,“不好了,走不了。”他让袁爱平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可走了,我没犯法。”

他一边下车一边说:“俺跑啥,都五六十岁的人了。”

李国福、袁爱平、女婿张俊豪均被阜阳市颖泉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带走,袁爱平被关押37天后释放,张俊豪至今在押,亲人也不能会见。

李、张关系的破裂

李国福本是一个农村干部,曾任阜阳市颍泉区伍明镇老寨村支书、伍明镇党委书记,受张治安的提携才参与皖西北商贸城开发建设工作。李国福在监狱中写给张治安的信中写道:我从农村干了一辈子,当官拿工资才13年,在你的领导下,就整整十年。

2006年12月初,李国福“退居二线”,其红色轿车被收回,五间平房也被收回。李和张的关系破裂。

袁爱平回忆,有一次商贸城的王家山(张治安老乡,亦是商贸城建设指挥部的重要成员)来办公室找李国福要房款,李国福说:我还不起这些钱,要的话,你们把我的工资卡拿去扣。

当时他们正准备把家搬回伍明镇原来的住处,“伍明的房子还没有收拾好,他就出去了,说是上北京瞧病。”

知情人透露,李国福这次上北京看病其实是告状的开始。此后,他多次往返北京。在北京期间,他找过一个在媒体工作的亲戚,留下上访材料,让他帮忙告状。

这份举报信列举了颖泉区委书记张治安的数项罪名:一、欺上压下,无任何审批手续强行征地万余亩;二,藐视法纪、顶风作案,拆除一个小学建成美国白宫样式的新大楼,耗资巨大,而且是“三无”违章建筑;三、滥用土地,以土地换黑金,用耕地建别墅群;四、挪用资金,2005年至2006年,张在生态园内建了一个高尔夫球场、跑马场和吃住游乐为一体的别墅区供玩乐,所用资金基本为他挪用水利资金和教育资金2000万元……

两人矛盾起于何时现在无从知晓。袁爱平说,“他那个嘴好提意见。”李国福的一个朋友评价,“李国福还是乡镇当一把手的作风,脾气不好。”

据一位知情人了解,在商贸城物业转租问题上,李国福也发表过不同意见,“为什么亏损的时候不承包,现在可以赚钱了,还要承包给私人?”这位人士分析说,李的意见其实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

袁爱平还提到一件事,一天早晨李国福出门跑步锻炼,他发现工业园内某厂房发生化学物品泄露,他当即打了110报警,这被认为是退休后给商贸城制造不和谐因素。有人告诉他:你报啥警,你得罪张书记了。

贪污罪和受贿罪

据本刊记者了解,李国福的案卷达上千页,卷宗就有16册。检方指控李国福的主要罪名是贪污罪和受贿罪。

检方指控李国福犯贪污罪中,最大两笔为2003年贪污商贸城高井路6套平房转租差价款30.54万元,2005年贪污商贸城F区3套房屋转卖差价30.5万元。

据知情人透露,2002年,商贸城开发建成初期,因地处偏僻,房子卖不出去,且房子没有产权证。于是,指挥部将商埠房屋建完一层以后,以2万元一间“出售”(合同是租约),许多内部成员都购有数套商埠。

李国福也不例外,他以妻子袁爱平的名义“购买”的房屋10套,这些购房款有的是他的儿子、女婿所出,也有部分从信用社贷款所得。此后,商贸城日渐兴隆,李把商埠加建一层后以转卖,最高一套(四间)卖到11万元。

最早的一笔贪污罪指控则发生1995年李国福任老寨行政村主任兼村支书期间,修柏油马路之事,此事已过去13年。李国福当时从伍明镇财政所领取了修路款3万元、修桥款6万元,但均未入账。此后,他安排李国龙(时任老寨村会计)以修路工人闫影、王献才的名义写了一张8万元的收条,以冲抵账目。李国龙因此事被抓,至今关押,但检察院未向其家人提供任何书面指控意见。

贪污罪指控中,还有李国福向汾泉河治理工程有关负责人报销了医药费7706.70元。而一名伍明镇的知情人说,当时李国福也在工地帮忙看守材料,劳累过度,导致生病,所以才报销医药费,应是合理的。

在受贿罪一项指控中,最小的现金金额为1000元,其中之一是当时的镇政府工作人员屈化亮在1999年李国福儿子李元浩当兵时送的1000元。在李国福的家属看来,这更多的属于人情往来的成分,不属于受贿。

检方的指控还提到,2000年,袁爱平在李国福不知情的情况下收受了1万元贿赂,后来行贿者将此事告诉了李国福,李国福于是把这1万元退回给了行贿者。这一笔款项亦被列入李非法占有公款总额94.39247万元当中。

另案调查

对李案件的调查无论从时间的深度和面的广度来说,如伍明镇一名知情人所说,“简直像犁过的地一样,把伍明镇重新翻了一遍。”

据了解,另案调查的有四人,李国龙、王金寿、张俊豪和袁爱平。其中李国龙是十多年前老寨村会计,王金寿是镇农机站站长。

李国龙出外打工已经十多年了,后被阜阳市颖泉区检察院在浙江东阳抓获。张俊豪是李国福的五女婿,去年8月26日被抓,被抓前任伍明镇团委书记。对张俊豪的指控有3项:贪污罪、帮助毁灭证据罪和窝藏罪。贪污罪是指他帮助他的妻子李丽萍(李国福之女)管理伍明镇社会事务办公室账目期间,将22239.05元的资金采取虚报支出、收入不记账、不移交经管资金等多种手段占为己有;另外,他和岳母袁爱平帮助李国福还回2万元给许军,然后将收据还给李国福。这一行为成为袁爱平和他共有的“帮助毁灭证据罪”。

此外,2007年8月26日帮李国福开车,这一行为被认为是协助潜逃,被指控犯有“窝藏罪”。

据张俊豪哥哥转述,在2008年3月5日的法庭辩论上,律师为张作了无罪辩护:一,张俊豪管理社会事务办的账目是因为其妻子患病不能正常工作,而非他的本职工作,贪污犯的主体不成立;二是还回2万元给许军是受委托行为,而且还的款是购房押金,之前没还,是因为许军找不到押金条子,不属于毁灭犯罪证据;三,李国福当时并不是犯罪嫌疑人,即使是,张俊豪也不知情,不构成“窝藏罪”。

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一个月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一个半月,如今此案已远远超过。而对袁爱平的监视居住也早已超过法律期限,检察部门也没有做出解除或是变更强制措施的决定。

另两起死亡事件

李国福的子女中,小儿子李元浩、三女儿李丽芳、大儿媳李平及四女婿靳峰均在伍明镇的教育系统工作。在李国福任伍明镇委书记时,吴邦林也是镇上的红人,1992年3月至2007年8月,他先后任伍明镇教办室主任、伍明镇中心校校长职务。

对李国福的指控书中,涉案人员达40多人,涉及李国福任书记时大部分镇干部,但没有吴邦林。

外人的印象中,吴邦林“性格特别好,从不发脾气,工作认真负责。”

2007年8月29日,也即李国福被抓3天后,吴的工作20多年来第一次调动——他被调往颖泉区最偏远的苏集中心学校,而全区当时只有他和苏集学校校长郑国彦对调。

李国福被抓后,吴的情绪突然发现极大变化。“夜眠差、烦躁,不愿出门,不愿见人,不愿说话,饮食略差。”他儿子吴洪磊曾问吴邦林为什么压力大,回答是:“有好多事情,说出来你们也不知道,也不能对你说。”

在烦躁的那些日子,他一直在回忆自己过去的开支,小到1元2元,他把过去的账目复印到家中,有不少单据上同时签有李国福和他的名字。

2007年12月17日,吴试图自杀但被阻止。12月27日,他被送往阜阳市精神病院进行检查,诊断结果为精神性抑郁症。12月31日,他从儿子工作单位阜阳市第五人民医院结束住院回家。

2008年1月2日早晨8点左右,吴邦林妻子的尸体被发现横躺在房间地上,全身穿一套紫色保暖衣,上衣被拉至接近脖子,胸部和腹部裸露朝上,旁边有一滩血。房间外的大厅地上有一截1厘米长的手指。大门及院门均锁住。

此时,吴邦林却离奇失踪。

3月14日,吴邦林的尸体在伍明镇中心的一条水深不足2米的小河里被发现。离他家只有几十米远的表侄女马丽影认为,吴邦林不可能在这里跳河,“他是一个爱干净的人,过去走到桥上都说水臭得不行。”镇上也有人认为很蹊跷,“他失踪的时候,这个地方我们找过,但没有发现尸体。”

公安部门当天出动五六十名警察取回吴邦林的尸体,称要进行尸体检验,确认身份。尸体被运走时已近晚上0点。次日上午8时余,吴邦林儿子接到伍明镇中心学校巩彦林的电话,“尸体要火化,去签字。”

颖泉区公安分局口头对外公布吴邦林系杀害妻子之后,当晚跳河自杀,但未有任何书面说明,连吴邦林的儿子吴洪磊希望公安局出具死亡证明,以取回母亲的保险费用也未允诺。

颖泉区教育局局长王庭琼承认对吴进行过经济调查,但对调查的执行部门却含糊其辞,而对涉案金额和具体的违规事实也说不清楚,只记得“似乎通报批评过,发文没有不清楚”。

精神病人

李国福死亡后,袁爱平和四女李丽玲曾想到北京上访,但被截留。

李国福的长子李登辉、幼子李元浩和四女婿靳峰在李国福去世一周后,去了北京、南京、上海和合肥,一是上访,二是找法医作尸检。

回来后,李登辉经常无辜发怒,晚上睡不着,有时会大喊要为父亲报仇。4月12日,他被送往阜阳市精神病院,至今住院。

李国福的小女儿李丽萍本来就有间歇性精神病,李国福被抓起来后,她失踪了,6岁的儿子住在伯伯家,晚上在梦里喊爸爸妈妈,张俊豪的哥哥白天就骗他说:你爸爸妈妈去外面做大生意去了,回来给你买小汽车。

有知情人士分析,有关张治安与李国福的关系现在下结论尚早,也有可能李国福被人利用了,“有人在搞张治安,李国福只不过是个卒子,但李掌握的东西太多,因此不得不弃卒保帅。”

李国福在监狱中的信笺另一张纸上写道:“你放心,张书记,我什么都没证明,都没讲什么,还是那句话,我到死都不会反对你。”

本刊记者4月27至28号多次拨打张治安手机,均无人接听。 (本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林海)

 

     引用: http://news.163.com/08/0508/10/4BDQ84P500011SM9.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