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费家村----老费的三角梅花园

科学、民主、竞争是科技和社会进步的法宝

 
 
 

日志

 
 

亲历者讲述"博科圣地":掳劫女童当性奴和人弹  

2017-03-10 08:11:46|  分类: 国际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历者讲述"博科圣地":掳劫女童当性奴和人弹

    参考消息网3月10日报道 西班牙《国家报》2月26日报道称,在尼日利亚北部的博尔诺,几乎所有人都难以忘记自己第一次看到“博科圣地”时的景象,“那是一个星期一”,一个妇女说;“是凌晨3点左右”,一个男孩说;“是星期二,在祷告结束之后”,另一位居民告诉记者。所有人都清楚地记得“博科圣地”闯入他们生活的那个时刻。

亲历者讲述博科圣地:掳劫女童当性奴和人弹 - fdycq - 费家村----老费的三角梅花园

资料图:博科圣地公开被绑尼日利亚女学生的视频截图。

    对法塔娜·阿卜杜勒(化名)来说,那是一个星期四。她坐在一个难民营帐篷的地上向记者回忆起了“博科圣地”闯入他们村庄的那个清晨。“之前我已经连续好几个晚上睡得很糟,感觉身体很不舒服,现在想来那好像是个不好的兆头。那个晚上我依然没睡好。”她在失眠中听到了远处传来的枪声,“接着我还听到了摩托车的轰鸣声和尖叫声”。

    “博科圣地”武装分子气势汹汹地进了村,“不停地开枪”,她回忆到。法塔娜和家人紧抱在一起,等着无法避免的厄运降临。“他们抓住了我的丈夫”,她停顿了一下,“当着我的面把他的头割了下来,然后把我抓走了”。在她身后留下了后来再也没见到过的7岁和9岁的两个儿子。短短几分钟,法塔娜的生活被摧毁了。此后整整3个月,她都被“博科圣地”囚禁。

    “那后来发生了什么?”记者问。“我不能告诉你。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不能告诉你。”她唯一透露的情况是,在被囚禁的第二天,她就被宣布成为一名武装分子的妻子。和其他几百个被掳的妇女一样,她必须做饭、洗衣服、打扫营地卫生。到了晚上,她就得睡在新丈夫的身边。

    “我根本不敢抱怨,虽然我非常累,浑身疼。抱怨就会挨打。这段被奴役的日子我们永远忘不了。”法塔娜说。

    “博科圣地”为他们设下的种种规定非常严苛,“如果我们路遇男性,必须停下脚步,低下头,看着地面。只有他们问我们问题时我们才能开口说话。每天我们被迫做5次祷告。怀孕或者上了年纪的妇女会被卖掉。”“上了年纪的?”“是,30岁以上的。对他们来说不能当做妻子了,就会被当做牲口一样卖掉。”

    “一旦被宣布成为某人的妻子,就不会被杀了。但如果你拒绝就会面临杀身之祸。如果你拒绝和新丈夫睡觉,就会被抹脖子”,法塔娜说,“即便如此,也有人拒绝”。

    她告诉记者,到了晚上,多数武装分子都出去战斗了,被掳的妇女们能够趁这个时候小声交流。“我们会说起以前的生活和曾经真正的丈夫。我们也会计划着逃跑。”她说。在一个这样的夜晚,当武装分子都在祷告时,法塔娜和另外2名妇女逃进了森林。她们幸运地遇到了政府军的巡逻车,并被转移至一个难民营,也就是她如今的栖身之地。她的一条腿上有一道瘢疤,是她曾归“博科圣地”所有的象征。“他们用刀在我腿上划的。”她说。难民营一名9岁的小女孩听到她的讲述后也掀起裙摆向记者展示了刻在她瘦削大腿上的深深的“印章”。

    如今的尼日利亚是非洲第一大经济体,也是一个一分为二的国家。南部是西方化的基督教地区,自然和工业资源丰富,拥有诸多大城市;北部是穆斯林地区,现行法律是伊斯兰教法,土地贫瘠,资源稀缺,贫困率、文盲率和失业率居高不下,是非洲最落后的地区之一。博尔诺州是这里最为穷困的州之一,“博科圣地”就诞生在这里。

    2002年,“博科圣地”在博尔诺州首府迈杜古里成立。这是一座100万人口的城市,路面上没有沥青,孩子们光着脚在街上乞讨,拥挤的市场紧挨着废料堆,满是废弃的车辆。迈杜古里是灰黑色的,覆盖着沙土和尘埃。

    博尔诺州的大部分地区目前都控制在“博科圣地”手中,只有28个主要城市还由政府军控制。

    “博科圣地”最初是一个致力于社会救济、传播宗教观点和针对中央政府进行持续性抗议的宗派组织。“短短几年前,博尔诺州一些城市有80%以上的居民还对‘博科圣地’表现出支持的态度,迈杜古里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对该组织有好感。”当地一个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当时“博科圣地”的领导人是穆罕默德·优素福,2009年他决定拿起武器对抗政府。同年,他在迈杜古里的一个巷子里被安全部队打死。继任并领导该组织至今的阿布巴卡尔·谢考在2011年将组织转向了极端暴力的方向,正式宣战。

    在冲突期间,“博科圣地”曾宣誓效忠“基地”组织,并在2014年在奇博克城的一座学校绑架了200多名少女,震惊世界。

    自谢考掌权并掀起血雨腥风以来,“博科圣地”已经不再提供社会救济、传播宗教观点和抗议政府,而只是局限于在冲突中保持自身的活跃:袭击村庄获取食物;绑架男性,逼迫他们为组织卖命;绑架女性,奴役她们;袭击政府军运输车来获得武器;杀死不屈从于该组织思维方式的所有人。其终极目的是建立一个“哈里发国”。

    媒体对叙利亚危机铺天盖地的报道使“博科圣地”带来的乱局“黯然失色”,但尼日利亚北部遭受重创的事实无法掩盖,此外,乍得湖周边的另外3个国家乍得、喀麦隆和尼日尔也深受其害。

    博尔诺州农村地区没及时逃离的居民每天数以十计地被杀害、绑架和招募。在Rann和Pulka等政府军控制地区,如今局势非常胶着,“博科圣地”试图以武力攻下这些地区。一些非政府组织每周都必须用直升机将食物运输到那里。一名非政府组织成员向记者表示,目前战火带来的隔离每周都导致至少200人死亡。

    迄今为止已有140多万人流离失所寻求庇护。一位致力于报道“博科圣地”的不愿透露姓名的尼日利亚记者表示,目前仍有近150万人生活在博尔诺州腹地,远离受保护的城市。“有人躲了起来,看到我会问我要食物。还有人生活在完全受控于‘博科圣地’的村庄,被迫为他们卖命。他们都是被遗忘了的人。”他说。

    当乘坐飞机飞越博尔诺州上空时,可以在那片尘土飞扬的棕色土地上看到被烧毁的村庄,满目疮痍。

    尽管如此,每个村庄中都还有为数不多的“博科圣地”的拥趸,几乎都是没有受过教育的、没工作也没有生活来源的年轻人,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投靠极端组织。在迈杜古里南部,几乎每周都会发生袭击和爆炸事件。不久前还有7名士兵死于一场伏击。“但外界对此知之甚少,因为这被视为一个地方问题”,那位尼日利亚记者说,“‘博科圣地’并未在西方展开袭击,也没有对出口资源造成威胁。因此,这里并没有出现像叙利亚和伊拉克那样的外部干预”。

    联合国预计尼日利亚人道主义危机的受害者达到700万人。有500万人生活在饥饿中,有近250万人流离失所,被迫在难民营或邻国寻求庇护。有约15万人遭谋杀,仅博尔诺州就有至少2000人死于饥饿。

    此外,有超过1万名妇女和女童被绑架,其中几乎所有人都遭强暴,很多被迫嫁给“博科圣地”武装分子,还有很多女童被迫在市场和清真寺当“人体炸弹”。

    在冲突爆发前,尼日利亚和各邻国间的边境管理是非常松散的。几个国家之间的居民经常会往来于国境线探望同一民族的亲友或赶集。而今这里已经被军方严密把控,公路都被弃用,贸易已经被摧毁,农民们无法再靠种地生存。乍得湖流域已经陷入了瘫痪。

    在受“博科圣地”影响的地区,“失落的一代”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一大批孩子上不了学,无数人唯一的目标就是生存。

    据说政府会在5月将所有逃离自己的村庄避难的民众转移到政府目前正在建造的难民营中。但多数人都觉得尼日利亚的战争看不到尽头。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